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对白

你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和时光的相处

 
 
 

日志

 
 

风雪夜之上书房 一  

2010-12-15 11:40:29|  分类: 小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渡口叫做风雪渡口,却十年少见一年有大雪。客栈叫做无名客栈,却在是江湖中人人皆知。江湖还是那个常年流传故事的江湖,却很少有人亲见过传说中的人。家国还是那个家国,常常让百姓流离失所。

然而这一年,却是不平常的一年。先是春天里开了桃花都开成了血红,再是北方瘟疫横生,接着有人在关中看到双色飞龙,一夜间京城的城墙上又都开满了白花,齐刷刷艳丽夺人,铲之不尽,烧之重生,百日不败。

天象异常,人祸四起。江湖,自然是更加热闹,流言也传得天上云般层出不穷。

这一年夏至一过,便接连下了两个月的大雪,雪,也一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往年三九都不结冰的河口,如今已被茫茫的大雪覆盖,渡船被冻在岸边,像一头死过去的狮子。河口的风雪渡,倒真应了那个名字,被风雪困的束手无策。风雪渡的无名客栈,却比往年更加的热闹,成日里酒肉飘香、击缶高歌,流言,也就像漫天帘布一样的雪片,纷纷吹进了风中。

无名客栈有三层,底层是一般人吃喝的大堂,和下等客房。第二层是雅间包厢,与上等客房。第三层只有人看过,却没有人上去过,唯一能上去的,便是客栈的老板娘,人称蛇蝎美人的凌如燕。没有人知道凌如燕的来历,就像没有人上过无名客栈的第三层楼。早年间有不知轻重的江湖后生借着酒胆摸索过,却都是刚刚到了梯子口,便发了疯似的狂笑着撕烂自己的衣服,撕烂自己的头冠脸面,直至撕烂了自己的心肺死去。于是有人便起了蛇蝎美人的称呼送给第三层楼的主人,无名客栈的凌如燕。

有传说此女擅毒,无色无味,三步必死。有传说此女擅布阵,阵法奇迷,闯进阵的人无有生还。有传说此女擅蛊,专往年轻男子的心里种下情种,为之卖命,不得善终。然而谁都没有见过凌如燕的毒蛊阵法,只见过一个洒着银铃笑声扭着蛇形腰肢热情待客的不老女子,一直经营着这家无名客栈。

谁也不知道客栈是什么时候建的,仿佛有江湖起就有了这无名客栈。谁也不知道老板娘年方几何,第一次见她的后生头发已经花白,她的眼角还是没有一个褶子。她的美貌和风情,就像江湖的流言,永远有一股子新鲜劲儿。

却说这一年的大雪仿佛封了天地之间的往来,也把五湖四海南北过客封在了这无名客栈。

数百号人物被大雪堵的百无聊赖,于是划拳声一日高过一日,撕斗的事情也一日多过一日,但这无名客栈的酒肉,却是一日丰盛过一日。没有人知道酒肉柴水从哪里来,也没有人过问或者惊叹老板娘的能耐,江湖的规矩就是不该问的不问,不该传的却是要传。

没有了流言,江湖也就是个哑江湖。

出此言者是白眉白须的老头儿,就住在无名客栈的二层,却不是上等客房,而是客栈的房梁上。老板娘倒也不多言,且逢着饭点都让小二送来美酒肥肉,兴致好的时候亲自来,自然是先洒一串银铃笑声,再吹一股子香风,接着莲花步水蛇腰,脸如二月桃花,艳丽无比。

自然也没有人明白蜚声江湖的老板娘为何对一个来历不明的老头那般款待,就连我,这老头子唯一的徒弟,也不明就里。索性跟着师傅按顿吃喝,听他半醉半醒时讲一点江湖的流言打发时日。

这一日雪花如席大依旧落个不停,滔滔大河亦是出奇寂静。黄昏的时候,天边却突然出现一轮红日,照得雪片红似鲜血,照得天地间恍如鬼府。这奇异的天象自然引起了人群的骚乱,议论纷纷不停,也有好事的人开了门去大雪中一探究竟,甚至有人兴起迎风舞剑,高歌不息,却很快都被三尺厚的大雪冻了回来,抱一壶热酒继续闲谈。这太阳也很快落去,鬼魅般深不可测的夜,再次光临风雪中的无名客栈。

但这个夜晚,却与往常有异。

或许是为数月来奇异的天象吸引,又或许再也没有人能耐得住大雪封天的寂寞,无名客栈二楼平日里各自守在房内互不往来的客人,却在夜暮时分有了动向。

先是一位着裘皮大衣与破笠芒鞋的和尚模样人物,走出房门,斜斜的藐一眼一层大堂里撒破皮耍酒疯传流言的众生,再四下环视二层,轻咳几声。便有一青衣长衫的男子,推门而出,无拘无束的长发遮住半边脸面,闲步间无声无息,可见轻工了得。这长衫男子先四下环视,瞧见和尚样儿人物正朝着自己笑看,便拱手作揖,称一声破空大师,道,天降奇雪,不料竟缘此得遇故人,某久闭门不出今日闻声方知古人来,真是惭愧。

这破空大师倒也潇洒,大手一挥,道三藏先生何必客气,遇不遇都是缘,见不见看天意,天意要你们此刻相逢,咱自不说那二话,且一同入内饮酒作乐,兄意下如何?言毕径自朝自己房间迈去,却见这三藏先生半足未挪,沉吟不前。破总大师稍顿足,遂恍悟状哈哈大笑,吾兄定是金屋藏娇不忍久别,也罢也罢,如若兄不介意,咱去兄下共聚,也让某见识见识何方奇女子竟可令兄不与某恣意共饮。

这三藏先生便拱手含笑,道一声请,二人举步至东厢而去。

且说这破空大师,乃江湖闻名的俗家和尚,有传言出生豪门家境殷实,本有万贯家财娇妻稚儿,怎奈人到中年,忽扬言看破红尘,将二老妻儿托于下人,常年离家云游,结交四方奇士,自参禅悟道。酒肉不离口,烟花亦看遍,倒落个洒脱脱人间活神仙,好不自在,枉叫商贾显贵、江湖术士羡慕不已,又难仿其形。

而这三藏先生,乃世家弟子,祖上曾出三朝状元,至此辈却专好旁门闲术,唯不愿考取功名。天长日久,父难管教,遂放任自流。却不料因其好藏佛经典籍名人书画而声名远扬,也有人言,三藏大师好藏三样,其一乃名士把柄,其二乃古今奇书,气三乃大家字画,遂为江湖赠名三藏,亦因此官匪皆敬、黑白通吃。后传言此人游离南越期间,得遇一方奇丽女子,生的面若牡丹眉似远黛,为人恭良贤惠温柔若水,风流浪子百花丛中过从此不闻香,遂收为妻室,起中原名文婉儿,贤伉俪从此结伴同游江湖,成就了一段美妙佳话。

和尚书生奇女子,把酒夜话自然是另一样潇洒。我自然睡意全无,眼睁睁生怕错过这江湖趣事。只见这三人围炉而坐,女子早已温了清酒,又命小二送了菜品,三人举杯共饮把手畅谈无不欢畅。

女子自是不卑不亢举止得体,多一份则显轻浮,少一分恐为拘谨。倒叫破空和尚稍有迟疑,顾春面不知是否念起家中娇妻。再且看三藏先生,自然平日潇洒自足状,一边故作谦虚道贱内少经世事招呼不周还请破空兄见谅为是,一边桌下携了文婉儿的手轻笑致意。和尚自是一切看在眼里,举杯道,三藏兄切莫见外,嫂夫人自有俗常女子万万不及之处,兄眼光果然令某赞叹不已啊。

三人又谦让一番,举杯再饮。

正此时却闻银铃笑声几里外飘来,煞那间桌子上便多了一条血淋淋的鹿腿。旋即见无名客栈老板娘凌如燕移坐破空大师旁,玉手搭肩,轻嗔道,好一个破空大师三藏先生,在小女子客栈喝酒却不知会奴家送点好的下酒菜,真是罪过。二人连忙称道,掌柜的日理万机,自然不好打扰。

凌如燕却不顾两位男子的答言,眼睛直勾勾奔文婉儿而去,上下三番打量过,有一串银铃笑声响彻屋梁,人又燕般轻灵起身,眨眼睛便站在了文婉儿身后,自顾抚了贤女子的下巴,叹一声哎呀呀原来是个天仙般的妹妹,难怪近年来不见三藏先生光顾奴家这小店,来了也是不打声招呼悄悄又去,原来是得了美人儿早不把俺这些人等放在眼里了。

这三藏先生眼见文婉儿面露难色,方欲出言辩解。却又见凌如燕风一般已重新落座破空大师旁,自然又是搭了玉手在那肩膀的裘皮大衣上,来来去去摸索着,道,也罢也罢,难得天下又一位男子落地生根,又一位女子觅得归宿,该是天大的好事,莫不成都像我这般孤家寡人,风雪之夜凄清的要紧。

只见破空大师捉了玉手塞一只酒杯进去,道,楼上楼下青年壮年不下两百,掌柜的看上哪一个不愿意随你上那三楼,纵使死得了你这般美人儿也是甘愿的,掌柜的一张利嘴倒是挖苦起人家不善辩言的文姑娘来了。

哎吆我的大师呀,凌如燕闻言急匆匆一阵银铃笑,道,大师你这看破红尘的,今儿个又一口一个文姑娘倒是叫的亲热,莫不是这文姑娘让你凡心又动……

眼见着这几人争的不可开交,却闻得一股奇香扑鼻而来,让人恍若忽然置身云端,鼻息轻嗅间自是飘飘欲仙起来。

室内四人除了文婉儿,皆有深厚内功,闻此异香本是早生戒心,却奈何情不自禁地沉迷起来。倒是这凌如燕抢先一声,看来我们有贵客来了,这酒闻香便知不是人间俗品,这一夜真是有的热闹了。

说话间便有一白衣少年推门而入,左手拿一柄紫玉宝剑,右手托一夜光酒坛。但见此人白玉束冠鬓发纹丝不乱,面如朗月眉似剑锋,身披雪狼皮披风足蹬白狐皮靴,举止间却无一丝江湖杀戮气息。先将一坛子酒轻置桌上,再拱手四下致意,各位幸会。小弟方才为掌柜的笑声吸引,才听得三藏兄破空大师早已到齐,小弟困于店中足月,眼见大雪不停,遂命人快马护了这坛酒来,不料黄昏方送到今夜便派上了用场,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破空大师先忍不住好奇发问,此酒异香扑鼻,敢问是何佳酿。

这白衣少年当下并不言语,伸手抚去夜光坛上的落雪,掌心稍稍用功,夜光坛便渐渐愈发透亮起来,不久透若琉璃,众人这才看见坛中血红色清酿隐隐透着一股子异相,不觉微微皱眉。

白衣少年解下披风兀自挂好,又请诸位落座,这才讲道,此酒名为千年雪花清,乃西域奇果所酿,须是经过三层霜的梢头果实,以三尺厚积雪的寸顶化水,用西域产的尚好夜光酒坛陈酿,封在千年雪山的冰窖内三百年,才酿出这一坛千年雪花清。只因祖上曾到西域行医,救了一位西域公主,西域王遂赠祖上此奇珍佳酿。但此酒并不能常日里来喝,须是埋在三尺深的窖底,非得有三尺厚的大雪,才能揭坛一饮,否则便是寻常米酒滋味。

众人接连赞叹此酒神奇来历,及今夜这千古难逢的际遇。

白衣少年笑吟吟揭了坛盖,顿时满室皆为酒香弥漫,妙不可言。就连早早沉睡过去的师傅他老人家,也不觉被这香味诱醒,轻声吩咐:好徒儿,这酒可是很多年没喝了,你看着别让他们喝光咯,给为师弄一点来。言毕又在酒香里睡去。

再说这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传言中凡出街便长安巷堵、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三岁孩童举凡女性皆无不为其倾倒、累月步十里赶集只为一睹其风貌的关东二少。所谓关东二少,自是江湖名称,只知此人祖籍关东,祖上为传世名医,后转而从商至关东首富。二少却志不在商,家中生意早早交与兄弟打理,只身遍游京城江南,结交显贵名流,与京城王公子、江南李公子、西域成公子,并称当世四大名少。然四大名少,唯二少形迹隐匿,却最为出名。传言凡二少今日过街,明日长安内名门淑女青楼花魁衣色皆仿公子,即使衣袂绣针手法,都会风行长安。

而在坐文婉儿自是死心塌地地跟随三藏先生,凌如燕又是久经江湖阅人无数,遂不至于痴迷不解。于是众人边围炉夜话,美酒鹿肉,边提起一些江湖中的老相识来。这边破空大师正说到千调观音,即有清灵乐音千里传来,如丝如竹,如风如吟。众人不觉相视而笑,拍手称道,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一场酒怎能缺得了她呢。

言方毕,早有一紫衣女子裹着一股子风雪推门而入,手中一杆玉箫颇为惹眼。不等众人开口,女子即拾得桌上酒杯,一饮而尽,再独自回味良久,才开言:有此好酒,怎能缺得了我和我的箫声呢。言罢又横箫一曲。有诗为证:此曲天外有,此酒瑶池酿,此辈谪仙人,此夜传千古。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