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对白

你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和时光的相处

 
 
 

日志

 
 

流言江湖之风雪夜上书房 三  

2010-12-23 10:15:17|  分类: 小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日浪荡男儿样,如今却恁般做了贤妻良母。司空女侠的变化,倒叫在座慨叹不已。破空大师自叹息,凡天下女子生来品性是其一,遇到如意郎君却为其开了天地,把那起初不为己知的骨子里的脾性倒是发现了,才成一个圆满之人,这大概是男女之情最妙所在。三藏先生接言,破空大师这些年果真悟了不少,此等俗世情缘,照你说来竟是超脱常理。破空大师却道,俗常自有俗常福,最难得是那糊涂。众人皆点头称是。

言罢,却提起另一人:说起俗常之中洒脱人,大漠飞红巾倒是个叫人痛快的角色。千调观音道,与那司空女侠能脾性相投者,自然是信马由缰快意恩仇之人。早听说她才是实实在在的沙漠王,安西一带虽有朝廷驻兵把守,却也有常有那胡人骑队偷袭抢掠,朝廷兵动作缓慢且对大漠环境并不适应,每每有所行动时胡骑早掠了那财物女子绝尘而去,倒是飞红巾常常带领了飞驼帮的马队半道截杀,救回了不少钱财人物,被安西一带的百姓尊为大漠飞仙呢。

二少言道,难得飞驼帮与朝廷驻兵能相安无事,司空女侠嫁与黑熊将军,该是起了联姻和亲的作用,以后官民协作各显其长,边关的百姓才是有福。

这边掌柜的却猛喝一顿酒,连连感叹,我也关了这破店,随那飞红巾快意恩仇去吧,这中原虽说是江湖也有江湖的规矩,但总归不能像边关那般肆意杀贼,善恶正邪哪里由得了江湖人自己分辨,朝廷的鹰犬时不时盯了武林人的盟会,死了人官府总要追查,憋闷的慌呢。

三藏先生闻言几份激动,长叹一声,俺先前的营生里的有一样是专查那头脸之人的底细,好做方便之用。数年来得到的消息,凡鸡鸣狗盗混淆黑白食人不吐骨者,无不与朝廷干系重大。遂败了心境,亦恐知道的多了有一日忽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丢了性命,就此罢手了,罢了罢了。

众人眉宇间自是多了些沉重。文婉儿见状,出言相慰,在座的都走的是江湖路行的是正经事,我等不与那官家是非瓜葛,自不必忧虑。至于世道,能尽一份心是一份,有心无力者姑且不计,好好的自在逍遥为是。破空大师随即朗朗大笑一声,道文姑娘说的极是,我等本是逍遥人,何干朝廷鸟等事,饮酒饮酒。

众人自又是一番狂饮。眼见着坛子里的酒只剩半数,照这情形不等天明定是滴酒不剩。我在梁上呆的着急,正思量着如何为师父取了酒来,不免抓耳挠腮一番。不料这点动静却入了千调观音的耳朵,只见其玉箫一横,威言道,梁上何人请下来说话。破空大师却不等千调观音言毕,笑道梁上既非偷儿亦非奸人,不过是一个馋酒贪睡的老儿和一个黄毛小子罢了。千调观音这才搁下手中玉箫,笑道原来破空大师早知梁上有人,小妹这份警觉多余了。凌如燕却也一阵银铃笑,本以为梁上人只有我一人知晓,看来破空大师不止看破红尘连那木头也看破了。众人闻言应和而笑。破空大师却道,要酒自可下来取,我等今夜喝的酣畅,也乐于相赠,二少说是也不是。二少忙道,极是极是。

闻此言自知尔等乃痛快之人,遂一个鹞子翻身下梁去,径直到那酒桌前,掏出腰间一个葫芦欲取酒来,却被二少拦住。心下正生疑问,却见其自腰间取出一只夜光葫芦,倒满那千年雪花清,方交予我手。见我有迟疑状,遂道,这千年雪花清乃是奇酿,非得夜光酒器盛了才不失其味。我接过酒,道谢毕欲上梁去交了师傅。

身后破空大师却道,小孩子既然下梁来了,莫不如也喝一杯,这人间奇酿今夜错过今后恐难再遇上了。凌如燕亦在一旁附和,跟着你师傅游遍天下,一杯酒自是能喝的。她有所不知,师傅虽嗜酒如命却不允我沾半点,今夜这酒着实奇香诱人,且不管师傅平日教诲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正理。

思虑罢方回了身,接过凌如燕递上的酒杯,先细闻闻那血红奇酿的香味,再一饮而尽。果然犹如一道清泉流至五脏六腑,清爽至极,呼吸间都带了一股子醇香,再片刻这清泉却化作焰火,急燎燎扑至心上,浑身血液开始沸腾般热将起来。我自知不剩酒力,遂不敢再饮,忙起步欲上梁,却不料双腿似被万千蛛丝缠绕,动弹不得,心下想这帮人饮了半日不见分毫酒色,原来都是海量,我这一杯竟然醉了,遂跌跌撞撞至一小榻,一头歪在上面云里雾里半梦半醒。却听得众人纷纷大笑,原来这孩子的师傅竟没有将那酒力传给半点,一杯下肚醉成这模样的江湖人还是少见呢,又是一阵大笑。

我欲辩言张口却觉得喉咙似被人用手扼住无法出声,脑子却是清醒的厉害,再张口亦是如此,遂作罢只顾睡去,睡梦中听一帮人酒肉闲话。

那边众人见我已醉卧榻上,自不再理会。接着说起飞红巾的传言,感慨一番仗剑江湖侠客行的痛快,再脆生生一阵酒杯乱碰,该是又喝下去不少。

碰杯声方停,又听三藏先生言道,说起这江湖侠客来,京城却是有一位能抵得上飞红巾那般让人爽快。二少遂问,三藏兄所言莫不是千面夺命手风如令。三藏边点头边称是,我早年间搜集的那黑名册里,有不少人后来皆死于风如令之手,传言此人也是仪表堂堂生的一幅玉面书生样,却自小拜了蜀山剑圣为师,练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专杀贪污公款掠夺民财的官员,杀人时好带一面具,见过其面具的人自然都是死了,传言却说此人杀人所戴面具无一重样,亦有人言此人乃习了蜀人变脸之术,杀人前先变幻了凶狠模样吓得对方六神无主,再一剑毙命。

众人连呼过瘾,凌如燕的却不出言语,少顷才道,这人我是见过的,只可惜此等人杀那贪官污吏倒是快手,伤着人心却是不管不顾的。众人闻言正诧异,三藏先生微微一笑道,掌柜的切莫因自己的心头恨否了风如令的功德去,毕竟伤你的人乃其师兄。

凌如燕闻言哎呀呀大叫一声,拿一双丹凤眼狠命朝那三藏先生剜过去,嘴边却是一丝笑,道三藏先生难不成也藏了我的底细,这陈年旧事你竟是了解。

三藏依然是微微一笑,你这无名客栈可是为了谁开,还不是为了情愿做了江湖豪侠却不得不舍了你去的蜀山弟子,那日里你们在这风雪渡河口边的对峙,我正好是路过看了个清楚。

众人惊叹掌柜的还有这一段身世,忙催促着三藏先生说个究竟。三藏看一眼凌如燕,见其早红了眼眶,自知这久经江湖事的女子却还未放下最初的心上人,才不再嬉笑,缓缓道,我们这位掌柜的也乃蜀山出身,起初与师兄弟们在蜀山学艺,后出山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前前后后十来年,自是一直爱慕其师兄,那师兄却是个顽固人,一心只管侠行天下,掌柜的却想着有朝一日能有个安稳家,为此两人常有争执。直至掌柜的十八岁那年,西域邪帮闯入中原残忍行凶,中原武林集结全部力量杀敌却也数遭惨败,后蜀山弟子尽数出动才有所遏制,那邪帮之主却逃脱了去,为斩草除根中原武林集合各帮高手去西域追杀,掌柜的的心上人亦在其中,那日河口话别,掌柜的自是哭成了泪人儿也挡不住师兄去意,遂日日守在河口等待。那帮高手去后至今仍是杳无音讯,西域邪帮却也再未来犯……

江湖早有传言,凌如燕开了这无名客栈是为了等一个人,众人却并不知所等之人到底是谁。今夜了解了这段详细,各自心里早已感叹平日里这看似没心没肺只管笑声不断的蛇蝎女人,原来也是个痴情的种子。

再看那凌如燕,早是泪流满面尽失了往常的傲气。见状,千调观音携了她的手安慰道,轰轰烈烈爱过一场也不枉来这人世一遭,不管圆满与否都该感谢这相遇的造化了。那边文婉儿也红了眼眶,道无论人在不在身旁相伴,那一份情自是在心间的,只要情在便是如同人在了,不必伤悲的。破空大师亦道,爱恨情仇都尝遍才叫不辜负流年,万般皆是缘,亦是空梦幻,也罢也罢,掌柜的如今这样活,岂不也痛快。

凌如燕自知失态,只因此事经年藏于心间,一个人反复回想着昔日与师兄在一起的情形,天长日久便生了委屈出来,逢着好酒知己,自然再不想压抑,哭过一通心里倒是痛快许多。三藏先生却不多言,默默喝一杯酒,心里早酝酿着一番关于情爱的文章。二少不知如何出言安慰为好,遂自怀中取一个锦囊出来,再从锦囊里掏一方锦帕,递与凌如燕拭泪。

破空大师见状叫道,二少果然是传言中的精致人,竟比女子还讲究。众人见状才纷纷笑起来,凌如燕也破涕而笑,接过帕子抹了泪去,一转眼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精明乐呵样儿。

这文婉儿见了二少的锦囊,却仔细起来,问道,二少的锦囊可否借小女子一看,二少心下虽有不解,却也递将过去。文婉儿接了锦囊,不看外在,却翻了里子仔细查看一番,渐渐的笑开去,二少与众人自是疑惑不已,忙问到底是看出了什么究竟。

文婉儿方指于众人看,原来锦囊里子的锁边针脚,竟是一排月牙形状。众人仍不明就里,文婉儿却问起二少这锦囊的来历。二少言少时随祖父进京献药,在郡王府遇上了一位同龄女孩,亦随其祖父做客郡王府,二人趁大人们言谈间偷偷跑至一边搭话玩耍,却也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意思,分别时那女孩赠一锦囊于二少,二少解了腰间玉佩回赠,二人约定长大后再见,却因当时年少,忘了问下各自来历。成年后二少亦借游历之机四方打探,却并无头绪。见文婉儿似是对着锦囊有所了解,遂问其缘由。

文婉儿连连惊叹,天下间竟真是一个缘字了得,方向众人告知个中牵扯。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