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对白

你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和时光的相处

 
 
 

日志

 
 

流言江湖之风雪夜上书房 完结篇  

2010-12-23 10:16:03|  分类: 小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说文婉儿看见二少的锦囊,当下觉得分外眼熟,再细看那锦缎的织纹图案,正是当年江宁织户在连家老太太六十大寿时所送贺礼,只因其与连老爷素来交好,遂特意交代织工将连氏之姓以篆体演化为图,织进锦缎,寓意连氏茶庄生意的锦绣宏图。老太太疼爱婉儿舞月两孙女,剪下尺余交给二人缝制锦囊。这锦囊上的图形,不明就里者自是不识,文婉儿却一眼便知。又因其表妹舞月自六岁那年随父进京归来,不见了锦囊,待婉儿细问才告知赠予了京城相遇的一位小哥哥。时隔十数年,方才见到这锦囊,不免万分惊叹。

众人听罢连连称奇,凌如燕的早已按捺不住,一把抓了那锦囊来,里里外外细看一遍,啧啧叹道,果然不是娴熟的针脚,这连字却是妙哉,真可谓千里姻缘一线牵,二少和婉儿的表妹该是命中注定的欢喜冤家不差。

因掌柜的提及姻缘二字,二少自觉不好搭言,只顾在心里回想当年的情形,亦猜测如今的舞月出落成如何模样。文婉儿听了掌柜的所言,当下一阵叹息,脸上并无喜色。千调观音见状道,莫不是舞月妹子已然婚嫁。文婉儿却摇摇头,道,虽尚未婚嫁,但也有一门亲事。众人忙问究竟,二少自然心下更加焦急,忙催文婉儿详细道来。

文婉儿却发问,各位可曾听说过江南万通庄。三藏先生微微颔首却不多言,破空大师道传言江南万通庄养了信鸽门生数万,专做那写贴扬名撒播言论传递消息的营生,有富家傻公子花了千两黄金换得江南第一才子的美名,做了朝廷一品大臣的女婿,亦有钱庄票号因未谈拢价钱而得罪了万家,一夜之间大江南北的分号都挤满了听闻钱庄即将倒闭而四下赶来的兑现者,结果这钱庄自然是倒闭了。凌如燕亦应和道,但凡想在江湖扬名立万想在生意场上顺顺当当想在官场连连晋升者,自是不能得罪了那万通庄的,难不成万通庄和令表妹之间有什么渊源。

文婉儿不及答话,三藏却拂一下额前长发,道古往今来声名是顶要紧的事,却也累死无数英雄。这万通庄自是摸准了世事人性,才拿声名做了大生意,倒是个新鲜的营生。文婉儿方道,眼下这万通庄自是手眼通天无人敢惹的,即使王公贵胄亦得避其三分。却说年前那万通庄的少庄主捎了珉王爷要连家茶庄献茶的信来,不巧遇见了表妹舞月,舞月生得三分娇柔五分活泼八分俏丽,这少庄主便一见倾心,当即询问表叔舞月可是有了人家,表叔为人耿直自然是如实相告。不料数日后万家重金请了江南第一媒婆来,劝说表叔将舞月嫁于万通庄少庄主为妻。那少庄主平日里花天酒地众人皆知,万家向来的行事亦不为表叔赞赏,却也因顾虑其势力不好一口回绝,乃以老太太三年丧期未满不宜谈婚论嫁为由,约定来年再议。眼下丧期已过,全家自然为表妹婚事忧心不已。

二少闻言,心里自是烧起一股子无名业火,却不好当着众人表露出来,遂猛灌一口酒,收起锦囊默不作声。众人一边饮酒一边商讨对策,自是替连舞月着急。

却说关东二少虽早已闻名京师,无论官家小姐还是小家碧玉乃至风月花魁,莫不梦想持身嫁与,这二少却也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满城佳丽自不放在眼里。外人并不知其心里早怀想了一位女子,却疑惑莫不是楚留香再世。

今夜闲谈得了久访不遇的幼年知己的消息,自是心下欢喜,却因了舞月的境遇,兀自忧心起来。众人见状,只好连连劝酒,又拿了几个好笑的江湖奇谈编排一番,只为一解二少心头郁闷。二少的酒兴自是扫了一半,却不忍拂了众人好意,遂强自欢颜。

这边破空大师撕一块烤得香味正浓的鹿肉,几下嚼咽了,高声道,说起那万恶的庄主之流,我这里却有一个有趣的人物。言毕再撕一块鹿肉入口,环视周遭,见众人期待状,遂接着言道,此人乃蜀中员外,姓金名无术,家有川府肥沃良田万顷,却是个不好经营家业的主儿,招蜂引蝶的功夫反而连那号称江湖第一采花大盗的冥小二也比不得。凌如燕闻言杏目圆睁,问道我自幼在蜀中习武,怎不知这等货色。

破空大师尚未接言,三藏先生却道,你只管在山上习武,下山后并无在蜀中逗留,自然无机会遭遇这等人物。

众人听罢私笑个不停,又催促破空大师继续言明后事。

破空大师哈哈一笑,道这金员外奇就奇在行踪并不出府前府后三里,却自有蜀中美女纷纷上门求见投怀送抱,有诗为证:蜀山剑客遍天下,金府门前多丽人。此等奇观之个中缘由却并不为外人知。那员外夫人亦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对员外此等招摇行径也不予分毫干涉,大度之处实令人佩服。

言未罢,文婉儿早笑看三藏一眼,三藏亦是回视一笑,方对着破空大师道,破空兄果真是个参禅不出世的潇洒花和尚,这等传言被你如此一说,倒真是让人羡慕那金员外艳福不浅了。

千调观音闻言嬉笑起来,三藏先生当着嫂子的面,也好羡慕那风月员外么。凌如燕亦在一旁附和,取笑起三藏来。破空大师却道,三藏兄莫不是知道些真底细。

三藏自是得意一笑,道,不巧这金员外与俺有几分交情,此次南下路过蜀中亦去了金府拜访,正好见识了那江湖传言。金员外府上确实成日里有美艳女子络绎不绝,只因金无术确乃极其爱美之人,私下放话凡长相出众的女子若家贫难以度日,可至金府领了银两救急,条件自是有的。

破空大师插言,这条件定是异常奇怪的条件,难不成这金员外有与常人不同之癖好。

三藏先生闻言哈哈大笑,道确实是与常人不同的癖好,确实是常人意料之外的癖好。言罢仍不禁放声大笑,又见众人焦急模样,这才道,金无术的的条件便是让那女子静坐花亭,自有画师描了其花容月貌交予员外,再赏了银两才送女子出门。这才有了方才那江湖传言中金府门前多丽人的景象。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捶胸顿足喊起妙来。就连闷闷不乐的二少,也不觉笑出声来,感叹金无术实乃极可爱之人。破空大师亦言道,传言传言,果真实一半传一半,只供人当了下酒的乐子来,却不能实信。顺手一杯酒罢,再冲着凌如燕与千调观音道,你二人日后行走江湖要是缺了银两,亦可去蜀中找金员外,怕是蜀中美女再艳名播天下也少有你二人这般江湖女儿家的飒爽英气。这一句倒叫二人爱不得恨不得,只顾酒桌上佯装厮打起破空大师来。

众人再一旬酒下肚,窗外已渐渐透了曙光进来,一坛子千年雪花清,自是所剩无几,这一桌人却喝的正酣,一夜无眠竟也无丝毫困倦之意。

正值此时,却闻得楼下小厮大声喊叫,雪停了,雪停了。

众人自不理会,仍言酒欢畅,各自却惋惜时光流逝之快一夜弹指而过,心下自是不舍,却皆知雪停之日便是分别之时,江湖的路条条通四方,在座自然不是能为杯酒斗室所困之辈。

再看那一条鹿腿,已然只剩硬骨。夜光酒坛里的千年雪花清,亦是一滴不剩。这才各自起身拱手作别,收拾手中家当正准备离去。凌如燕却发问,二少这千年雪花清没了,夜光酒坛子是要留着么。众人皆言此乃难得酒坛,让掌柜的存着以备后时之需。二少却道,正如这数月大雪之千载不逢,这千年奇年酿恐以后也难再得来,莫不如摔了夜光酒坛去,留着盛平常酿造倒是没了意思。众人齐声附和,二手举手间碎光便洒了一地。

此时却有一股大风破门而入扑灭了灯火,刹那间便有一人来至酒桌前,二手的剑与千调观音的箫,自然也早已抵住来人致命部位。片刻僵持后,却听来人哈哈大笑,笑罢无不惋惜道,我不喝你等的千年奇酿,你等却连这个酒坛子也不留给我。言毕凌如燕早已再燃了灯火,众人方看清楚来人,乃漕帮副帮主人称水上漂的单信天。

且说这单信天按照每年的时令,押送这一年江南的官粮欲北上缴付朝廷,却被堵在了风雪渡数月,眼看着交粮时限降至,自然万分焦急,连日来难以入眠。这一夜和着风雪声听着这厢里的酒言闲语,自是馋那千年雪花清芬芳,却因心下烦躁,不想掺和这一夜的流言。于是惦记着奇酿也惦记着渡口的官粮,一夜无眠。至天明正迷糊间,得知雪停,再细辩这厢动静,听得众人正在辞别,忙披衣起身想探一探酒是否喝完,到门口却正听到二少欲摔酒坛,忙想挽救,这才不顾一切的冲将进来,却只见到一地碎片,心底自是惋惜不已。

见来人乃单信天,二少和千调观音遂撤下兵器,这边凌如燕早忍不住问道,单帮主掌管一个漕帮,那钱财自是每日哗啦啦河水一般流进口袋,虽不能说是富可敌国,但那皇帝老儿每年运送粮钱,亦是免不得要仰仗你漕帮的,怎这般稀罕起一个酒坛子来了。

单信天不管凌如燕一番话,只顾道,一夜里听着诸位把酒尽欢,小弟自知不好打扰,想着等天亮了过来讨一杯酒喝,不料酒坛子都没有了。

众人听罢不免一笑,破空大师与三藏先生皆道,以后单帮主若是遇见好酒可是要去抢的,好酒留不住,何况是等。

单信天只好言道,也罢也罢,看来小弟与这千年雪花清是无缘了,听了一夜兄等酒言欢笑也不虚此行,小弟事务缠身,就此作别吧。兄等若是要乘船北上,我那船却是正好停在风雪渡口的。

众人皆言暂无定下行程,方一一道别单信天,待其闭门而去,不免为临了这一场闹剧再大笑一番,各自抱拳道一声珍重,才毅然扭头,推门四方去了。

破空大师要去蜀中金府一游,三藏夫妇当下回往长安。千调观音欲南游过冬,顺便寻找如花消息。二少自是要往那连氏茶庄探访故人,遂与千调观音同行一程。

且说大雪初停,万丈晨光照得四下里璀璨夺目,大河也渐渐醒来,滔滔不绝的兀自流去。被大雪困了数月的过客,自然纷纷结账踏上各自的路途。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无名客栈便好似被掏空了的蜂窝,安静的像一具干尸。只有伙计默默收拾餐桌的身影,和那梁上均匀的鼾声。

万般喧闹成云烟,最怕这人去楼空剩愁怨。风雪一度山河寒,千百年江湖踪影多变幻,只教那流言无尽传。

这一场风雪之后,无名客栈还是无名客栈,只是不见了老板娘凌如燕,却来了新的老板娘,在那第三层进进出出,只是略过年轻的相貌江湖中并无人见过。很快便有新的流言从无名客栈传了开去,把一个江湖传的热闹起来,那是后话。

且说无名客栈第三层楼有无机关,做了老板娘的我并不知晓,只记得那日酒醉方醒,却看见背了包袱的凌如燕。临走交一把钥匙在我手中,道以后你就做了这里的老板娘吧,一切自有得力的下人打理,你只管守住我那第三层楼便是,言罢便没了踪影。

或是去西域寻那蜀山的师兄,或是去了大漠一探飞红巾,人走后自然只能听到流言,谁也不会去一探究竟。

师傅说过,江湖要是没了流言,便是一个哑江湖。而我最喜欢的,便是听那江湖的流言。闲得无聊时把自己想成是流言里的角色,江湖的角角落落便都走了个遍。不必较真,这世道本就真假不辨,难得糊涂,糊里糊涂一个江湖梦就度了流年。

于是无名客栈的第三层楼里,把那写满相思言的层层纱帐,换成了空白再写满流言。

流言里有江南第一奇女子如花嫁了渔夫,纱丽锦缎换了斗笠罗衣,却过的心满意足。

流言里有二少舞月喜结连理,连氏茶庄的茶叶里却一夜间都生了怪虫,生意几年惨淡。

流言里有司空女侠家与三藏先生家喜得贵子千金,双方早早定了亲事结为秦晋之好。

流言里有江湖儿女的快意恩仇四方游侠的洒脱不羁,流言里有江湖的万般险恶却有更多的人踏入江湖。

流言自是越传越凶的,流言里的人却再也没有到过无名客栈。

那一夜把酒言欢者,和千年一遇的风雪,千年难得的佳酿,却一起都成了江湖中的流言。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