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对白

你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和时光的相处

 
 
 

日志

 
 

父亲的理想  

2011-06-17 00:02:55|  分类: 小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很多网页都抛出父亲节的话题,所以才在心里好好的想了想,父亲节,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们这些拘谨而保守的西北人,对于爱的表达,一直是内敛的,甚至会藏的很深,越是爱越是生怕对方知道一样,更何况是在某个他并不知道的所谓的父亲节,对他说,老爹,我爱你。

所以还是写点什么吧,就算他这一辈子不会知道,这个女儿其实对他有多爱和尊敬。而这些爱和尊重,是因为这两年她试着承担对家人的责任,试着去做一些为家人考虑的决定的时候,才渐渐有所触及父亲曾经的某一些处境,才渐渐理解父亲的努力和用心。

 

小时候,父亲年轻的时候,他能单手提起一百多斤的粮食袋子,他能一甩手就把两百斤的麻袋扛到肩上,他是一个勤劳而称职的农民,他也是一个喜欢带我们认识外面世界的父亲。他喜欢在午饭和晚饭时间听收音机里播新闻和评书,会和叔叔们讨论国家大事,也会把他听过的评书饶有兴致的讲给我们听。据说他很笨,所以书也只读到三年级。但是他爱读书,我小学时他的枕边总放着借来的厚厚的《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系列,《杨家将》系列,《瓦岗英雄》等演义小说,但是他太忙,午休等饭的那一会儿,读了没三行就开始打呼噜,晚上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眯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有时候不认识字,还兴致勃勃地去问姐姐,然后被我们善意地嘲笑,他继续接着读。

这些习惯,现在看来,不自知的让我学习了很多东西。小学我就知道美国爱打伊拉克,并在父亲的闲谈下默默以为我国其实很同情弱者因而对我国觉得亲切。小学我中午回家吃饭都会等到听完评书那一句且听下回分解、惊堂木还是啥pia一声,才舍得飞奔跑去学校。小学我就在闲着无聊时把老爹没时间看的那些厚厚的演义小说全部看完了,甚至在父亲读叉行的时候告诫他漏掉某些故事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些,我才坚定的热爱写故事,也在很多年之后写到古代武侠类故事,总忍不住来几句演义小说体。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还是很崇拜父亲的。因为他偷偷背着爷爷注册了一个工商号开了方圆几个村第一家小卖部之后,我一直可以偷偷地吃到好东西和偷偷地拿到零用钱,也会被小朋友们羡慕。因为毛爷爷他某孙来我们县的那一年,他带我在街边亲眼看着那个胖胖的小伙子坐在车上朝我们挥手,回来后又被小朋友们羡慕。因为他带我住在他的生意朋友家里,我才第一次在县城里过夜,并且和那家的小孩子在夜里八九点后在亮着路灯的街上溜达,还钻进一个最初的KTV店里听一个穿迷彩服剔小平头的小伙子很好听的唱了一首《流浪歌》,那沧桑的旋律和小伙子的形象让我第一次有了对男生的帅的概念。

可是后来,到了小学毕业直至初中毕业上高中很长一段时间,我从单纯快乐的童年里长出来之后,开始怀疑父亲的能力,开始怀疑父亲的权威,甚至开始讨厌父亲,或者有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大概每一个人的成长,都会经历一段颠覆父权的时期吧。

首先,是因为父亲经常因善良而受骗。别人买他的东西,他总会忍不住笑嘻嘻的少要人家几毛钱,或者卖菜的时候人家要一斤他多搭二两,赊欠久了的帐人家不还时间长了他就悄悄的划掉。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都有很充分的理由,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是亲戚,那家人实在没钱。也有很多时候,批发了的潮流外套毛衣,会送给姑姑婶婶们每人一件,批发了的橘子苹果一筐一袋就送给了亲戚去吃,甚至太信任生意合伙人账目不清被人占尽便宜,他都不计较,都说自己不吃亏。所以他成了方圆几里无人不知的好人加冤大头加好骗,就连小孩子也都会听着大人的闲话知道这个人总是笑嘻嘻好打交道,在小辈对长辈必须有十二分尊敬的教养环境下,会和老爹开玩笑甚至试着出言嘲笑逗乐。

这些事情让自尊心很强的我这个小朋友,非常受伤。所以看到父亲对人笑嘻嘻说话时,总会使劲瞪着眼睛,看到人家占父亲便宜时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看到那些父亲所谓的生意合伙人,总会用装作很聪明狡诈的眼神盯人家好久,那意思是不要对我爸做坏事我都知道呢长大后定不饶你。

再长大些,就是对父亲人生智慧的怀疑,对父亲价值观世界观的怀疑。

父亲一直很爱做生意,也一直试图放弃务农去县城做生意,但是在我们世代以农为生的环境里,那是太没有脑子太大逆不道的想法,所以一直遭到全家人的强烈反对。而他冒失的很多生意尝试,虽然都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但到了后来都以完全失败而告终,自然又会遭受家人及好心的亲戚的数落抱怨。

后来,当我违逆家人亲戚的意见而一意孤行时,我才体会到了父亲当时的压力,和坚持不断的去做的辛苦辛酸。

他受骗时心里该有多么的伤心,因为朋友伙伴对友情信任的背叛,可是周围的人都还在抱怨。他生意失败是该有多大的压力和挫败感,可是周围的人还是在数落和抱怨。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断地再去受骗,不断地去尝试新的生意,从我出生到我上大学,一直都未放弃。所以当我在大学某一年,听到父亲宁可住在破旧出租房里收破烂也要在县城生活时,我好像是哭了,第一次没有反对父亲的做法。因为才渐渐明白,对于父亲来说,离开一直最为厚待他的土地,是一生的信仰和理想,是一直没有得到家人和朋友承认和支持的信仰和理想。就像我,一直舍弃故乡想要去那所谓的远方,也许并不如想象中美好的远方。

到现在,我也还是常常想,如果是我,面对养活一大家人的重担和周围人几十年的质疑,我能那样坚持吗。

 

可是父亲的理想,历经多半生,都没有熄灭。仿佛他内心的那一团火,即使遭遇洪灾也能熊熊燃烧。几十年的努力挣扎,无数次的失败和从头再来,我相信父亲的勇气和坚韧,非常人能及。而现在的我,心底某一些不能放弃的执着,或许正是因为骨子里继承了父亲的秉性。

而那些父亲失败了的生意,却是我一路成长来的不能缺少的记忆。

因为那个小卖部,我是村里第一个学会吹泡泡糖、第一个穿滑雪衫健美双星牌球鞋的小孩,在物质贫乏的村子里,还能文具盒铅笔圆珠笔钢笔频繁更换,小小年纪就可以享受站在柜台后面平等地和大人完成交易成就感。因为父亲开的旅馆,能够翻看来自甘谷秦安等地的货郎客大大的货物包里琳琅满目的花线和玩具,听着他们的方言也被这些外乡人宠爱,甚至上了大学后,那个爱跟我拌嘴的从青壮年变成中老年的叔叔,跟爷爷奶奶打听那个脾气坏的小丫头,不相信懒得从不念书的孩子还能考上大学,又夸赞聪明和为我高兴。因为父亲开拓的那一片小产业,我还可以趴在自家窗户前看户外电影,可以看下乡来的电影放映员在家里的把大大的两盘胶卷绕来绕去,然后给我看一点点那上面模糊的人影。因为父亲买来的各种羊,可以跟聪明的小可爱羊羔们一起蹦蹦跳跳玩。因为父亲养的鸽子,可以吃到别人很少吃到的鸽子肉,每天清晨被鸽子们咕咕咕咕的声音叫醒。

是父亲用一路的失败和挣扎,从小给了我当地其他小孩子未曾有的丰富见识和经历,而谁又能估量,这些点点滴滴对一个人的成长所带来的影响。

当我开始用课本里学到的市场规律去总结父亲生意的失败原因的时候,当我用从电视里看来的管理学数落父亲松散的生意合作关系的时候,当我用自己认识到的社会险恶去教训父亲轻易相信他人的品性的时候,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感受,是难过失落还是有点开心呢。

我只知道,从我开始对父亲产生怀疑和讨厌的情绪的那天起,是父亲的一切遭遇激励我去努力,去洗刷因父亲而受到的尊严的损伤,去给别人证明看,那个经常失败的人他的女儿多有出息,去用自己的成功顺利安慰因为父亲的失败而常常陷入沮丧母亲。到了后来,甚至会觉得,让我替父亲去完成他一生的夙愿吧,努力尝试在城市里生活,努力学习超越一般人的见识,努力去作别人的意见领袖,努力为社会做些事情,努力得到人们的尊重。而这一条路,或许就是我的一生。

对于他对女儿的影响力,父亲也许永远都不会明白和知道,他其实有多成功。

 

而我,对于父亲的怨念,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化解和转变的呢,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只是有一些零星的片段,存在于我们父女之间,还是西北人的压抑着感情的内敛到深埋的爱,和深深烙印的酸楚和幸福。

第一次,是高中。那时我和姐姐都读高中,鸽子的生意又刚刚赔掉,家里处境艰难。每到快开学时,父亲做完农活,总是乘着夜色四处去借钱。父亲去借钱的每一个背影,总是伴着渐渐浓密低垂的夜色,写进我的心里,那么沉重。而父亲每周送来干粮和钱后离开的背影,也一次次写进我的心里,逼迫着我,放弃青春时期乱七八糟的幻想,好好的努力考大学。那期间,开始有了报答父亲的念头。所以有一次中午,父亲来看我时,带着他去吃当时我们觉得最好吃的麻辣烫,因为父亲一向爱吃辣椒。吃的时候辣椒呛到喉咙,父亲咳嗽不止,农民一贯的大嗓门,惊动的周围的然都看过来,父亲大概觉得不礼貌,出去外面咳嗽,看着他掩饰的背影鬓角的灰白和厚厚的驼背,心里翻江倒海,觉得自己要学着照顾父母了。

第二次,是大学。堂姐结婚,爱热闹的父亲被安排来兰州送亲,喜宴结束后,我带着父亲沿着黄河散步,买了炒栗子,一颗一颗剥给父亲吃,初秋的阳光明亮温暖,照着繁华的城市和缓缓流去的黄河,我想在这样的情境中散步,应该是父亲的理想之一。他大概还不习惯我的照顾,伸手接我递过去的剥好的栗子时,每次都有点掩藏着的开心和迟疑。我给他讲路过的代表性建筑,讲黄河的桥,讲城市的发展,我知道他热爱那些。也讲自己对未来的计划,带着吹牛的性质,我知道那会让他安心。我们一路走的很开心,看得出来父亲的笑容那么满足和幸福,我的心里,也有暖暖的阳光,一片一片绽放。路过水车园的时候,父亲很感兴趣,但是门票10元,而我们两个进去就得20。彼时,虽然我已经开始学着写稿挣钱,但还是手头拮据。我让父亲买一张一个人进去看,他也不同意。后来两个人说,反正在上面也能看见,何必花那钱呢。我们一直习惯了苛刻地对待手里的每一分钱,那是唯一爱对方的方式。而现在,就算200的门票我也可以负担时,却没有时间,带父亲去。

后来,大学毕业,父亲坚持让我回去安稳的做个老师,而我执意留在外面打拼。一样是所有人不支持。我在电话里对他说,当初你想做的一些事,因为所有人不支持所以没有做成,到现在还心心念念,为什么轮到我你要阻止。他不再说话,但是之后每次打电话回去,是冷战的状态,不愿意多讲,每次挂断后总是想要流泪,每次打电话装作很开心很没心没肺的感觉真的好辛苦。我们都会因为爱对方,而心生怨念,互相伤害。

直到我的境况慢慢好转,待遇好起来,工作一直顺利,比起同龄人来显然不再让家里操心。父亲才说,你的决定,我从来都挡不住,就由你吧。

过年的时候,买了很多好吃的带回去,亲自做给家人吃,围着温暖的火炉,跟他们聊天。家人对父亲有抱怨时,我会替他辩白,还对父亲说,其实你一直是周围人里最出类拔萃的,因为你尝试了你想尝试的事情,你用尽了你所有的努力去做事,你养寒羊后周围所有的村都学你养,你养鸽子盈利好的时候整个乡的人都学你养鸽子,而其他人,都是庸庸碌碌的过了一生。就算你最后生意无成,没有钱,但你经历过了。

这是书上学来的说辞,带着点儿文艺青年式的理想安慰,父亲听后笑得很开心,他一直是很容易就信心满满开朗起来的人,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因此肯定自己的人生。但我真是想,把这些年埋藏在他心里的酸楚,都抹平了。你看,子女懂事孝顺,人生经历无数,有何不满足呢。

 

这几年家里境况开始好转,姐姐和我都有可以自足的收入,也能兼顾照料到弟弟的学费生活费,家里花销少了,父亲压力少了,人活的更加开朗自由。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在忙这忙那,快要六十岁的人,舍不下任何会用到自己的事情,他一辈子都那么勤奋,那么不遗余力的去做任何事情,自己的生意,对别人的帮助,公共的事情。母亲还是会抱怨,父亲总是为了别人的事情忙得进不了家门,有了闲钱也借给不会还的人,我只能劝她,咱不缺钱,他高兴就好。

大概,父亲忙碌奔走的一生,总是不能少了母亲抱怨声的陪伴。而远走他乡的子女,无法膝前尽孝,只能在电话里笑着劝说,只要高兴就好。

他们的人生,最辉煌的时期,都用来赚钱供儿女读书成才,如今供出来了,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所幸父亲还有用不完的热情,一生不会枯竭的热情,继续奔走,不至于空落。

 

而此刻,当我一刻不停地数小时敲下这些字的时候,我的父亲,远在西北干旱的山区的父亲,大概鼾声正响睡的正熟。就算又一年天旱,他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忙,天蒙蒙亮就得起床。

生活还能忙下去,就是有希望的,就是幸福。

我们一直是物质贫乏的人,但是我们,一直有充足的愿望和好好生活的动力,希望父亲还能去完成他心里不灭的理想。

而我,在父亲节,能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也许是忘记他的年龄,我们回到一个平衡的位置,我们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和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我可以站在天平的这头,像支持自己的理想一样,支持天平那头,父亲的理想。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